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年轻的寡妇和小小的我
年轻的寡妇和小小的我

年轻的寡妇和小小的我

我出生在大西北的农村里,小时候的生活,可以说是丰富多彩。比起那些在 大城市中成长的孩子,多了很多充满田园气息,同时又充满了野性的回忆。

在同龄的男孩子中,我算是比较性早熟的,甚至可以说是过分早熟。因?我 从小就不太爱说话,父母怕我闷在家里,闷出问题来,所以就让我很小就上学了。

所以我在班里是最小的,比别的同学小2岁多,我12岁的时候已经国中2 年级了,但是因?年纪小,我和同学们也很少一起玩,因?他们嫌我小。

其实我身体发育的也蛮快的,身高比他们矮不了多少。

但是性早熟,还是另有原因,这,要从一次意外的事件说起。

那时候,我们住的都是平房,一排排的瓦房,家家都有前后院,每排都有6、 7户人家。我们家的房子在最西头,我常常会爬到房顶上面放风筝,一根棉线, 拴着童年的快乐飘呀飘。不过,如果惊动了邻居家大人,结局常常是被骂下房去 :P。

一个人坐在屋顶上的时候,看着夕阳下,袅袅的炊烟升起,一群群的鸽子嗡 嗡的飞过(怎?像苍蝇的声音?),不知怎?,心头会飘过一丝寂寥的感觉,也 许是我不太合群,不喜欢和小朋友们玩的缘故吧。

记得那是6月,我照常一个人在屋顶上放风筝,结果,风筝不争气,还没有 飞起来就落到隔壁院子里去了。

隔壁住着阿芳姐,一个可怜的女人。阿芳姐的老公,前一年在一次水库大堤 决口抢险时,被无情的大水卷走了。留下新婚不久,才20岁的阿芳姐。镇上也 考虑到阿芳姐的痛苦,把她安排到村里做会计,不用再种田。但是失去丈夫的痛 苦还是把阿芳姐折磨的日(台北情色网757H)渐消瘦。?了拾回风筝,於是我顺着院墙,溜到阿芳姐 家的院子里,我刚要去捡风筝,一阵水响引起我的注意,水声是从院子那头的厨 房里传来的。嘻嘻,好奇心驱使我悄悄的走过去,掀起门上的帘子,向里望去。

啊,眼前的景象让我呆住了!

一具赤条条的躯体展现在我的面前,是阿芳姐正在洗澡,她背对着门,正在 用水瓢舀起一瓢水,慢慢的从头顶浇到身上。

那一幕,我现在都记忆尤新,雪白的脊背,浑圆的臀部,修长的双腿,那种 妩媚的姿势,让我年少无知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的某个部位仿佛被从睡梦中唤 醒,一丝麻涨感向我的下体袭来。我大张着嘴,傻傻的看着阿芳姐一瓢瓢的向身 上沖水,我居然没有逃走!!!

浇完了水,阿芳姐又拿起一块香皂,开始在身上涂抹起来。先是细细的颈, 然后是胸,后背,臀部,大腿。当她的手移动到身体前面的那个隐秘部位时,她 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下。她停止了涂抹的动作,将香皂放在一旁,慢慢分开双腿。

尽管她是背对着我,我依然能够清楚的看到她的动作。

阿芳姐左手开始慢慢的揉捏她的胸乳,右手在那个隐秘部位抚摸着,不一会 儿,她似乎有点头晕,倚在了旁边的水缸上。腿分得更开,身体也慢慢的变成侧 对着我,她的双眼紧闭着,美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但又像是快乐的表情。

可能是没有生过孩子,她的体型保持的很好,乳房像两个雪白的瓷碗扣在胸 前,那?的挺拔,那?的美,让我回忆起来,似乎分不清记忆中的美妙身体,到 底是阿芳姐还是维纳斯。

她的身体略显丰满,但是却要比单薄的女性性感的多,也许这就是杨玉环之 所以被男人宠爱的缘故吧。

随着快感的逐渐来临,她的身体会微微的发抖,而那一对美丽的乳房,也轻 轻的随着颤动,上面两粒深红的小樱桃,硬硬的挺着,乳晕不大不小,更衬托出 乳房的柔美。

我的兴奋也越来越强烈,一股血液涌入我的下体,12岁的身体,迎来了第 一次勃起,因?天气热,我只穿着一条大短裤(见笑,小时候不喜欢穿内裤), 宽松的短裤前面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也许是终於从震惊中醒来吧,我终於、居然" 哼" 了一声!(妈的,?

什?要哼呢?)然后才恐怖的想到:我死定了,回家老爸不扒掉我一层皮才 怪。

但是后悔已经晚了,随着一声轻呼,阿芳姐吃惊的睁开双眼,看到了我,小 弟弟还不争气的直立着的我。她迅速的一手遮胸,一手遮住隐秘的部位。还带着 红晕的脸上露出讶异的表情。

不知死活的我居然还有胆盯住阿芳姐的俏脸,从来没有注意过女生的我,第 一次这?仔细的端详着一个女生的相貌。

弯弯的眉毛,小巧的鼻子,亮亮的眸子,皮肤白嫩的似乎能透出水,真美呀!

阿芳姐居然没有生气,她似乎被我傻傻的样子逗乐了。她对我微微一笑,说 :" 小色狼,看够没有?" 我这才回过神来,但是我掀门帘的手依然僵硬,更要 命的是,不争气的小弟依然挺立,尽管我的背上都是冷汗!

阿芳姐又问:" 你偷看我多久了?" 我不知如何回答,嘴里含糊的说:" 我 ……我……" 阿芳姐轻轻歎了一口气,似乎下了决心,遮住身体的手也放下了。 她向前走了两步,一把把卡在门口的我拉了进去!

" 来吧,想看就让你看个够,小色狼!" 我毫不犹豫的一把抱住了赤条条的 阿芳姐,虽然我才12岁,但是身高已经基本和她相当。阿芳姐没有任何反抗, 并且紧闭双眼,湿润的小嘴吻上了我的嘴唇。一条灵巧的小舌头,慢慢的伸了过 来,我贪婪的吸吮着。

我们的舌头纠缠着,互相吮吸着,我还不时将舌头探入她的小口,舌尖轻舔 她小巧的上颚。原来这就是接吻,真的好美妙,胜过千言万语,代替了言语的交 流。

一阵令人窒息的热吻过后,似乎是男性的本能,我低头吻上了那雪白的乳房, 一手勾着阿芳姐的身体,一手握住另一只乳房揉捏。轻轻的吮,用力的吸,舌尖 拨动可爱的小樱桃,用牙齿轻咬。尽管阿芳姐身上还有未乾的香皂液,舌头感觉 涩涩的,可是我不在乎。

阿芳姐的身体随着我的挑逗轻轻的颤动着,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用力的抱住我说:" 我们去卧室。" 我恋恋不舍的放开 她,她也不管身上还有香皂的泡沫,取下挂着的浴巾,裹住身体,一只手牵着我 的手,穿过院子,来到了她的卧室。

虽然以前常常会到阿芳姐家玩,但是从没有进过她的卧室。卧室里的陈设很 简洁,到处收拾得很乾净,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不是香水的味道,倒像是 女人身上特有的清香。

阿芳姐把我领到床边,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一手扯下浴巾,然后近似疯狂 的扯下我的短裤,(我的小背心是我自己脱的,嘻嘻)我的小弟依然挺立着,从 没有翻开过的包皮也不安分的褪下大半。

阿芳姐用双手握住我的弟弟,轻轻的向下扯我的包皮,要知道,我可从来没 有翻开看过呢,结果,我觉得有点疼,但是另一种感觉抢佔了上风。

带着一丝疼痛,处男的小弟第一次露出了峥嵘。

还没等我做出反应,阿芳姐已经跨坐在我的身上,她一手握着我的小弟,将 龟头在她的阴唇上蹭了蹭,她分泌的蜜液已经泛滥成灾,(我的头头可是第一次 接触异物,说实话,当时可真她妈的疼),等弟弟上沾满了淫水,她扶着我的弟 弟,对准她的蜜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坐了下来。

我的龟头一阵刺痛,但是随之是一阵紧握感,一种温暖湿润的感觉,好像要 把我全身都要包住,我好像是个婴儿,又回到了母亲的子宫,享受着那种强烈的 包容。

她的身体开始上下运动,阴唇一下下的吞吐着我的弟弟,饱满的乳房随着身 体的上下,大幅度的上下耸动着,每一次坐下,都是那?用力,她丰满的臀部拍 击着我的胯部,发出" 啪啪" 的声音。柔软温暖的阴道摩擦着我的弟弟,其实并 没有做几下,我突然感觉像要小便的感觉。我对阿芳姐说:阿芳姐,我想尿尿。

她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做着上下的运动,一边说:没事,尿在我里面 吧。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的失望!?

话音没落,我感觉一股麻痒感从尾椎骨一直传到我的后脑,弟弟一阵放松, 一股精液喷入阿芳姐的阴道(当时我以?是小便,够傻吧,)现在想起来,我处 男的第一次居然应该说不是射精,而是滑精,因?我根本没有射精的那种射的过 程,而是好象洪水一样,哗的一下,全出来了,呵呵。

也许是年轻的缘故吧,我的弟弟居然没有软下来,而是保持着坚挺,阿芳姐 也发现了这一点,她很开心的又开始了更强烈的活塞运动。因?才出过一次精, 弟弟的感觉要麻木很多,我才有精力把注意力转移到阿芳姐饱满的乳房上了。

我一边承受着阿芳姐的上下套弄,一边用我的双手握住那对美丽的乳房,软 软的,又很有弹性,乳头硬硬的,我用手指拨弄了几下。阿芳姐似乎受不了这刺 激,身体颤动了几下,从她的口中发出了轻轻的呻吟:" 嗯,,,啊,,,嗯… …" 我一边揉捏她的乳房,跨部也开始配合她的上下,每次当她向下坐时,我都 用力的向上一顶,让她发出很大的一声呻吟:" 啊,,,顶死我了,,,啊,,, " 随着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上下的频率也变得越来越快,最后成?不规则的 上下左右的扭动,她本来按在我胸口的双手也转而抓住我揉她乳房的手,用力的 压在她的乳房上。

我也迎合着她的身体,乱七八糟的上下摆动着腰胯。

" 啊……" 在几次猛烈的起落之后,阿芳姐突然停止了动作,她的身体似乎 变得僵硬,她用力的挺着身体,紧紧包着我小弟弟的阴道内一阵有节奏的收缩。

这收缩是那?强烈,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收缩让我觉得就像是一张小嘴 在用力的吸吮我的阴茎,似乎要把我的骨髓吸吮出来,让我忍不住又一次射出了 精液,这一次可是真的在" 射" ,一次次有节奏的收缩,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入 阿芳姐的体内。

随即,她似乎筋疲力尽,伏在了我的身上。

良久,良久,她急促的呼吸才慢慢平缓下来,她躺到我的身边,对我说:" 小色狼,这下你满意了吧?" " 嗯,阿芳姐,对了,刚才我怎?感觉不像是在尿 尿啊?" " 小傻瓜,那不是尿尿,那是射精!" 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但是还是 有点不明白。管它呢,反正很舒服。

" 嘻,阿芳姐,刚才我好舒服,你呢?" " 嗯,我好喜欢!" 我对阿芳姐说 :" 阿芳姐,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 可以,不过我们之间的事,你可千万不 要告诉别人!明白吗?" " 放心,我会保密。那,我下次还能和你……" " 我都 已经是你的人了。但是以后要从门走,就像是到我这窜门。" 一朵红云瓢上了她 的面颊。

哇塞,我可真开心,我终於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美丽的阿芳姐,我兴奋的 差点跳起来。

" 时间不早了,你爸妈快回来了,你快回去吧!" " 嗯。" 别看我年纪小, 脑子可机灵着呢,我出去拿了风筝,又从墙上爬到房顶上,装模作样的放了一会 儿风筝。但是,初恋的兴奋让我难以抑制,没玩一会儿,我就快快的溜回我的小 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