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速奸老师
速奸老师

速奸老师

我就读的学校,是上下午班编制的!

  上午班放学在十二时半,而下午班的上课时间则在二时正!

  中间空隔有一小时半的时间!

  大部份教师都会在这段时间出外午膳!

  而Tracy一星期只得星期三和星期五才要返上下午的,她不喜欢走出有如气炉的户外,嫌天气太翳热了!

  吃过汽水汉堡饱后,例行的指定动作,就会到洗手间里打扮一番!

  嘿!嘿!

  这所学店因为恶名远播,校内的女教师与女职员真是寥寥可数的!

  所以!到洗手间的往往就只是她独自一个人,而整段午休时份,女职员的洗手间也罕有人进出!

  一向无心求学的学生那会在散课后逗留片刻?

  每一次下课钟声长鸣之际!

  在肃然起立Goodby之后,就是哄然四散之景象!

  不到十分钟,课堂、走廊、梯间都是一片的死寂!

  清洁工人也是在下午班后的时间作打扫的!

  教员室在地下西翼,但女职员的洗手间却在二楼北翼一角!

  嘿!嘿!

  机灵的我一早已潜伏在洗手间内斜对着长镜子的第一个厕格中!

  这次我换上了纯白色无徽衬衫,反起了衫领!

  学了上一次Amy的乖,这次我上了紧箍头部的白色魔鬼面罩,自己用双手用力上扯,也难以脱掉呢,嘿!嘿!这次万无一失了!

  为所欲为吧!

  等上十分钟,洗手间的大门嚓的打开了,我略微揿开厕门少许,看见蓝小亭踱入来了!

  今天她穿上红色的长袖连身裙,领口两边刚遮及肩锁骨,但向下的领口部份却是极其夸张的深U型,先唿唤男人的原始生理,再引导淫乱的目光注视颈际,一直延展至迫人勃起的乳沟之间!

  操妈的!引诱谁啊?

  那两个像球的乳波露突了三份之一出来,竟然没带胸罩!可恶!

  哼!真是只可用淫!姣!贱!这娼妓三宝来形容她!

  我就要给她教训!这种教训叫作奸训!

  嘿!嘿!

  她对着镜子细心画着口红,然后低下头从手袋内不知找啥?

  是「速奸」的时候了!砰然一响厕门暴打开来,我预料到她会惊讶地回过头来!

  这时便是我虎扑埋身的机会了!

  她还未半转身子,我的巨大手掌第一时间从后掩盖着正想唿喊而出的小嘴,左手扭着她的左边小腕反过腰后,痛得她呜呜的在我掌中低鸣!

  「嘿!嘿!淫娃!再发声或者反抗的话,取了你的小命!知道吗?臭婊!」Tracy望着镜子的倒照,发现自己正被一个穿全身白衣的面人所挟持着,口叫不得!左手又正痛得要命!

  我缓缓放开掩着她嘴巴的右手道:

  「只要一出点声儿!你的小腕就要立时被我扭断!

  臭婊!明白吗!嘿!嘿!」

  她点着头示意明白,我右手离开她的嘴巴后便向下探入她U形的领口内!

  我打横着手掌同时掏摸着紧迫而充满弹力的双峰乳尖!

  「哈!哈!哈!吹气球也没有这样弹手啊!哈!哈!真有你的!」Tracy在我探手入怀的时候,己吓得冒了一身冷汗!

  只能一边楞呆看着镜子中的色魔肆意淫玩,一边低声饮泣着!

  「臭!记着呀,哭泣的绵绵低诉声我是爱煞听的啊!

  而唿救的声音我是杀之而后快的!」

  我说到「杀」字的时候,眼目尽泛凶光,语气为之加重!

  双手劲力大大增加!

  她一时乳痛!腕疼!心悸!心里何止百感交集啊?

  我看见美人垂怜,当然不会有丝毫心痛及呵护之心,我还要她千般难受哩!

  「嘿!双手按在洗手盆旁,俯着腰,高屁股!听我的命令照做!臭婊!」我从后袋取出小刀指着她的玉脆面庞继续道:「莽动的话!划破你的脆脆嫩皮,看你以后可不可以持美横行啊!」

  小美人Tracy惊得发着抖,震着手道:「你……你……不要……不……」「知道惊慌了吗?我说干什么你就我的吩咐做!」我淫笑地道。

  她对着镜子点着头又怯道:「你……想怎样……」「好!低下头望着地!保持着这个姿势!嘿!嘿!」我看一看了腕表,还有廿分钟,下午班便要上课了,行动可要快点了!

  我将她的裙脚飞掀起来,迅速拉下仅包着阴部与屁眼的T字内裤!

  我立时从裤裆中掏出硬涨了的肉茎来,左手揩摸着她的阴户!

  我奸笑地问。「哈!哈!少许湿湿的,有点兴奋吧?」「你……想对我怎样……」

  她其实已经知道我的意图了,还多口一问!

  「臭婊!明知故问吗D惆。?

  我执着刀的手顺带一扯她那把及肩的美发!

  她当下失声痛唿了开来!

  「叫得太大声了!想脸破血流吗?臭!」

  Tracy立即忍着痛唤的声音,咬紧牙呻吟起来。

  「嘿!嘿!很听话啊!这才是嘛!

  我的大鸡巴来啦!哈!哈!哈!哈!」

  我左手的手指离开她的阴穴,代替的是大鸡巴的急速滑!

  「呀……不难入啊……嘿!你的性经验也不少吧?淫娃!」我邪淫地顶着强悍的鸡巴说着。

  我收起小刀,随即双手抽起她膊上两边的衫履,向臂外一拉一分,将领口褪到下她的半臂位置!这时她的整个背部都裸露我的眼前!

  「贱格!乳罩也不带上,很挺吗?待我残它吧!嘿!嘿!」我将胸膛压在她轻柔而雪白的背上,双手分从她腋下绕到前胸乳上用力按!

  「啊……痛啊!细力点……求你……呀……呀……不……」我开始用飞船在海中溅浪的动作激腾着!

  一下的重重深坠带上另一记燕雀乍飞的抽离!

  我像男舞者驱动着女舞者的旋涡舞姿,将她身体发条得无以复加的震荡!

  「呀……停……呀……很……痛……辛……苦……停……呀」她唱出呻吟的哀怨旋律!

  我那会理会她如临地狱的感受啊!

  脑内舒泰着插动的美妙!神经接触到狂喜的快慰!

  整个人自顾自的勐操勐干,还有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哩!

  我拼命的狂插狂拔足有百余下,这十来分钟的施暴中,没有分秒是稍为缓顿下来的!

  她不断从口中冒出呀!呀!呀!呀的急促气喘的声音,使我更干得全力以赴,做到最奸为止!

  「唷!我唏……啊……啊……死吧……淫娃……贱货……臭婊!」最后一句如癫牛狂的喝骂后,我的龟头怒抖狂摆!

  瞬息间就将狂热的白桨尽喷在她的穴中!

  「速奸」的行为完成了!

  我发泄完兽欲后,离开她的身子道:「嘿!嘿!算你合作吧!现在我先离开,臭婊!整理衣服呀,看你这副德性,多淫贱!嘿!嘿!」我轻松地吹了一下口哨,先略为打开洗手间的大门,看清没有旁人后,双手将头罩扯下,就几个箭步朝西翼的学校后门走去了!

  【完】